麻油人

不是太太,是路边说书的。

看山

#cp曦孤圣紫(无先后顺序,现pa军事,私设成迷,ooc致歉

私设孤剑为紫薇软剑小两岁的堂弟。

圣火【分部委员长】

紫薇【总部指挥长】

曦月【分指挥部情报员】

孤剑【分部委员长助理】

ok,就这样。






[1]

“所以说,你该不是只因为和他吵架就跑到我这里来的吧。”

紫薇软剑停掉手里的工作,身子随意靠在椅背上放松,看着一大早从G军区过来的堂弟,声音里带了一丝笑意。

圣火令三天用私人联络通道给自己最后发的消息,就说到孤剑曦月不知为什么吵了一架,虽然没影响工作,不过确实让他有点苦恼。所以见到孤剑后,紫薇忍不住小小调侃他一下。

“……当然不是。”孤剑的大脑短暂当机了一秒,随即意识到自家堂哥这是在拿自己找乐子。沉默一阵却并未找到合适回复的话,索性颔首不理这让人吃瘪的调侃,一板一眼正经道。

“我过来交报告,圣火……有东西让我带给你。”说着抬手冲紫薇示意手里的盒子。

“报告给我,东西放桌上就好,现在这里没人,你不必拘束。”紫薇收起对板着面孔的堂弟的揶揄,忽视明显被咬掉的敬称,接过孤剑手上薄薄的一沓报告,翻看起来,指尖摩挲着报告纸上粗糙的纹路,似在仔细思索什么。

“不得不说,那群垃圾科学家还是有点能耐的,这一点上我需要改观,不过……这份报告是你做的?”紫薇软剑放下报告,双手交叉撑住下颚询问着面前黑色长发的少年。

“是,有什么问题么?”孤剑答着,晨光中挺拔的身姿让紫薇有一瞬间恍神。

报告简洁而思路明确,一眼就能看出是经验之作

当年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孩儿,已经成长到让人忍不住侧目的地步了。

“没有,我就是有些后悔把你送到分部——留着你在我身边帮我写报告也好,我一向讨厌写那个。”

“……哥。”孤剑绷紧的面容稍稍缓和,眉眼间透出一股无奈。

“言归正传,我认为当下应该早日把各分部与总部之间的联络恢复,如此送个报告都要来回跑,太耽误时间,紧急状况也不能及时通报。”紫薇起身打开控制板,巨大的蓝色悬浮窗通过投影出现在两人面前,各分部的情况清楚的显示其上,而大片的灰色区域看着让人心惊。

三天前,一场少见的大雪过后,制造当前灾难的科学家通过特殊渠道切断了指挥总部与各分部的联络通道,圣火令所在的K军区因为距离总部较近所受影响更为严重,不仅收不到总部消息,就连各分部间传递消息的通道也一并丧失功能。

总指挥部坐落于一处三面环海的岛屿,最后一面则是环境险恶的高山,与怪物出现的山峦隔着海洋遥遥相望,是以假如某一天出现最危险的情况,这座险峻的高山将是他们最后一道防线。

这一天大概不远了。

紫薇软剑这样想着。

半年前,他迎着漫天炮火,将圣火令送上前往K军区的军事潜艇,而圣火令只留给他一个力道大得仿佛要把他刻进骨血的拥抱,那时他才与圣火令互通心意不久,组织给两个人特批的“蜜月假期”仅过短短三天,战争便爆发了,自此两人只利用联络仪透过电子屏见过几面。

疯狂的科学家气势汹汹有备而来,妄图打开窗口探索另一空间的他们无意间发现一个“洞”于是洞那边另一侧的生物便大量涌过来,而那些愚蠢的科学家——认为外来生物可以加以驯服,使之成为他们统治国家的武器,并拒绝了国家给他们放出的一切和解条件,于是硝烟四起。

而战火燃至今日,仍未熄灭。

“离最后一战不远了,做好准备。”紫薇打破沉默,对着身侧的青年缓声道。

孤剑沉默点头,好看的眉挤做一团。

“我先回了,那边还有工作等我。”

“好。”紫薇软剑坐回椅子上,目送着比自己小两岁的堂弟出门,复又看他折回来走到自己身边。

“怎么?”

孤剑没吭声,只顿了一下,抬手抚过紫薇软剑的领口,帮他这位兄长紧了紧披在肩上的军衣,然后转身离开。

留下紫薇软剑露出微微的错愕神情。

他这个堂弟自小心思极重,并不擅于表达自己的内心,实际上,对于他这唯一在世的亲人,有着非同寻常的在意与用心,以至于他刚和圣火令在一起的时候,这位脾气冷淡的弟弟可以说几乎没有给过圣火令什么好脸色,到后来去K军区做指挥助理的时候,除非有外人在,否则就不肯带上敬语。非要说起来这个,其实他们作为兄弟,倒也有些相似。

所以,刚刚孤剑这是在关心我。

紫薇默默地在心里下了定论,素日绷紧的嘴角此刻微微翘起,昭示着这难得的愉悦。

当天下午,孤剑回到K军区指挥部后,进到圣火令办公室的前一秒,他仿佛听到里面有人在交谈,而进门之后却并未发现有其他人在。

“你瞧,说谁谁来。”

面容英俊的男人抬头冲他露出一个微笑,此时孤剑才发现异瞳的上司面前摆了一台老式的联络仪,就型体来看,跟他早上送到紫薇那的盒子差不多大小。

孤剑霎时间明白了什么,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立正站好。

“那回见,先忙着。”

圣火令停下与爱人短暂的通话,恢复一贯懒洋洋的模样撩起眼皮看着完成任务归来的下属。

“还好?”

孤剑心知他问的是紫薇的情况,内心腹诽你自己不是刚刚见过吗还来问我。

“我想刚刚你自己见过了。”

“你想多了,没有信号的老机子,声音都只能听得断断续续,看不见人的。”圣火令耸耸肩,若无其事道。

“还不错。”

孤剑觉着和这样的上司对话真的很累,还不如让他去和曦月刀打个几百回合来的痛快。索性把要说的简化再简化报完情况,但倒霉上司没有丝毫让他走的意思,摆明了还有话要问他。

“和曦月还吵着?”

“……这是私事。”圣火令张口就说出一个让他头疼的名字,加上眼前这让他也颇感头疼的情况,孤剑心情委实说不上好,于是冷冷开口。

“刚刚公事你已经说完了。”言下之意可以说私事了。

“别多想,只是关心一下弟弟的感情生活。”

谁是你弟弟,快滚。

孤剑狠狠在心里回复一句,冷着脸却不得不回答。

“嗯。”

圣火令没料到他回答的这么干脆,半晌只好揉了揉眉心放沉了语气。

“……再有两天,两天之后一切联络设备都将恢复正常。”

“再然后,就要打响最后一战。”

“哦,如果您没事了的话我就回去工作了。”孤剑仍旧是冷冰冰的语气,面上寒若冰霜,看不出什么变化。

“…好。”圣火令送走了快冷成冰雕的下属,叹口气翻开桌上最新一摞的报告。

现在的小年轻,谈个恋爱真能折腾。

关上门后长发的俊朗青年独自走在分部长廊里,夕阳在他身上自上而下晕染出淡淡的颜色,若不是此时此刻他面无表情,这风景倒也称得上是绝色。

但好巧不巧,某人看这寂寥的风景画极其不爽,所以要亲手破坏掉。

于是这道笑嘻嘻地,盈满恶劣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

“你自己出来的时候,没点儿防备心么,孤剑。”





科学家那部分借用了The Mist的一些设定,这个文不会很长,我只想看他们耍个帅,耍完帅谈恋爱(ntm
至于他俩为啥吵,下回说(。

评论(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