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油人

不是太太,是路边说书的。

图书馆

闲暇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也会去图书馆看看书。

两个人经常在图书馆一待就是一整天。

喻文州偏爱古籍,黄少天则更喜欢西方名著。

风格迥然不同。

比如现在,黄少天伏在桌子上,抱着本《浮士德》看得津津有味,旁边是散乱的笔和本。

而喻文州正翻看着《山海经》,在一旁的笔记本上做着详细的笔记。

不知看到了什么,黄少天眼不离书的伸手摸索着散落在一旁的笔和纸,不经意的抬头,进入他视线的,是喻文州专注的样子。

黄少天有些看得有些入迷。

喻文州被看得有些不自在,饶是二人在一起多年,被黄少天这样痴迷的盯着,喻文州还是有些禁受不住。

于是抬头,迎上自家王牌的目光,脸上是温润的笑意。

黄少天猝及不妨的撞上了喻文州的眼神,一眼就看到了映在对面那人黑色瞳孔中的自己。

急急忙忙转过头,隐藏自己泛红的脸。

浅黄色的灯光均匀的洒在二人的身上,看见黄少天害羞模样的喻文州轻笑出声,撕下一张纸,埋头写了些什么。

然后,黄少天听到了纸张与平滑的桌面摩擦的声音,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黄少天转头,就看见了被推到自己面前的纸。

“少天这是害羞了?”

纸上的字迹刚劲有力又透着一股温润。

黄少天的脸再次腾地红了起来,比上一次红的还厉害,像要烧起来一样。

有些生气的想瞪喻文州一眼,结果黄少天却发现喻文州早早的把头低下去状似认真的做笔记。

【故意的!队长这绝对是故意的!】

黄少天在心里呐喊着,奈何这里是图书馆,不可能真的喊出来,无奈之下黄少天随手抓过身边的笔,重重的在纸上写了起来。

喻文州听着笔和桌面碰撞的声音,忍住笑意,偷偷的看了一眼气鼓鼓的黄少天。又赶快把头低下,生怕被黄少天发现一样。

接着,喻文州就看到了回复。

洁白的纸上除了自己刚才写的话之外又添了一行黄少天加粗的黑色字体,还附带着几滴浓黑的墨。

“队长!你是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这是图书馆欺负我不能说是不是是不是!!!”

喻文州忍不住抬头看向黄少天,发现自家剑圣干脆用书遮住脸,隔绝了自己的视线。

真是可爱啊。

端坐的喻文州这样想着。

于是他就站了起来,绕过长长的木质书桌,悄悄的走到了黄少天身边,握住了书的另一角,接着,转过黄少天的肩膀,俯身吻了上去,顺便还把书举了起来,挡住了二人的脸。

黄少天被突如其来的吻吓到了,随即反应过来,干脆就闭上了眼睛,认认真真的和恋人接吻。

不似夜晚里带着占有的气息,疯狂的吻,他们只是嘴唇贴着嘴唇,纯粹的接吻。

黄少天向来喜欢这种接吻的方式,因为它能使人感受到最踏实最深沉的爱意。

喻文州看紧闭双眸的黄少天,被书遮挡着的脸上有淡淡的阴影,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搂过黄少天的腰,让二人的距离更近了几分。

忘记了是在哪里看到过的。

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与深爱的人细水长流的走过一生。

正在接吻的喻文州突然想说

细水长流也好,轰轰烈烈也罢,只要有黄少天在,怎样都是幸福的。

只要他们在一起,就足够了。

因为,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一起走,经历无数个,美好的夏天。

End

——————————————————————

这其实是个梦来着,中午午休的时候趴在桌子上睡觉,梦里的少天和文洲就是这样接吻,而我站在书柜后面想拍张照片来着,结果刚拿出手机,就被铃声吵醒了,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脑洞。

附赠一个小剧场,来源于某次和朋友聊天有趣的对话

朋友:说起来黄少天这个人,其实我感觉也不怎么烦啊。

我:那当然。

其实。

有的时候。

少天一点都不烦。

因为文洲。

会【哔——自动和谐你们懂】

朋友:哈哈哈哈哈你这人好污。

gacha地址:走这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