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油人

不是太太,是路边说书的。

周泽楷觉得膝盖中了一箭


ooc预警,私设在孙翔没转到轮回之前,所以不会有孙翔出现。

—————————————————————————

轮回战队有个习惯,那就是喜欢在夏休期去海边旅行。

几个人住在一套临海的小公寓里,倒也是舒服。

赛场上纵使战术风格再老练的他们说到底都是一群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又都是关系不错的朋友,玩得自然是开心。

每次海边合宿的第一天晚上总要在稍微宽敞一些的屋子里闹腾一夜,玩累了才草草的铺上床挤在一起睡。

今年也不例外。

轮回战队一行六人都收拾好东西之后都聚在了一起,几个人讨论着要玩些什么。

此时的周泽楷正坐在窗边看风景。

浑身散发着一股我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的气息。

但是轮回的队员们明显不想让自家队长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

于是他们凑了过去。

“哎队长啊,我们来玩骰子吧。每人扔一次,数最小的接受惩罚。”杜明看着自家队长,有些期待的问。

“杜明你那有骰子?看不出来啊,准备的还挺齐全。”吴启瞅了瞅杜明,同样带着期待的看着自家队长。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心想自家队员这么开心自己也不好意思说不玩。

于是就点头答应了。

“好。”

但周泽楷很快就后悔了。

上来第一把周泽楷就扔了个1.

待到自家队员都扔过一次骰子自己果不其然成了点数最小的那个。

周泽楷睁着眼睛看着自家队友在距离自己不远处围在一起商量着什么。

看啊看,到最后吕泊远忍不住了。

“队长你不要卖萌!没有用的!”

“队长队长,你看反正这是第一把,我们来个轻点的惩罚吧。”吴启接着说道。

“小周,他们说要你唱歌。”

江波涛眼看着自家队长,唇畔含笑。

“副队说的没错,队长你给我们唱歌吧,我们点怎么样,还真是第一次听队长唱歌呢。”方明华顺着江波涛的话说下去,然后推了推坐在自己身旁的杜明。

“我说你们真的要这么对待队长吗...”

杜明有些不忍的看着自家队长。

周泽楷不明所以的把视线转向杜明。

“怎么了?”

“咳...那什么...队长啊,他们刚刚,点的是白龙马...”

杜明有些小心翼翼的说出口,然后立刻缩到了江波涛身后。

“队长这主意真的不是我出的!!!”

周泽楷囧。

心说自家队员真是想法清奇,自己就不该和他们玩这么有毒的游戏。

后悔,太后悔了。

江波涛忍着笑把自己身后的杜明拎出来坐好。

“小周啊,这个白龙马...其实也不是很难唱的,从前电视上不是总放西游记吗,稍微想想应该就能记起来调子的。”

周泽楷点点头。

愿赌服输。

“我去查查词。”

说着掏出来手机搜索,几分钟之后我们的枪王大大在自家全体队员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可以了。”

“噢噢噢噢噢噢队长快唱!”

周泽楷点点头,开口就唱。

“白龙马,蹄儿朝西…”

然而他并没有意识到有人拿手机开了录音。

几个人听着词憋笑憋得辛苦,吕泊远都已经忍不住转身面对着墙了。

歌儿很快就唱完了,周泽楷又安安静静的看着自家的队员。

“咳…没想到队长唱歌,还是很好听的。”方明华强压下想咧开嘴哈哈大笑的想法,颤抖着声音对周泽楷说了一句。

“是…是啊…没想到队长居然真的唱…”杜明有些憋的喘不过来。

周泽楷的脸色因为刚刚唱过歌还有些红,于是坐在一边等着第二轮的开始。

“我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现在的队长我突然想说村口有个漂亮姑娘叫小芳。”吴启歪在江波涛旁边,忍着笑说。

“小启启,你错了,明明是村口有个帅哥叫泽楷。”杜明一本正经的看着吴启

“小启启什么鬼杜明你走开。”

看着自家队员周泽楷友♂好♂交♂谈♂仿佛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这真是一群可怕的男人。

枪王大大这样想着。

然而快乐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的。

一群精力过剩的小伙子闹腾到后半夜也都渐渐安静了。

“听说白天不爱说话的人晚上爱说梦话。”吴启一边铺着被子一边说着。

“…按你这意思队长晚上会变成黄少天?”方明华有气无力的接了一句。

“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吴启你这个人…”杜明捂着肚子笑得在地上打滚。

周泽楷瞅了瞅自家队员

“不说梦话。”

我们的周枪王一本正经的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倒头睡着了。

留下几个人忍着笑意也都躺进了被子里。

屋里渐渐安静下来。

但是总有这么一两个还是很有精力的。

比如杜明和吕泊远。

他们现在正在悄悄的接近周泽楷。

杜明压低了声音问。

“大远远,你说队长知道了会不会揍咱们?”

“队长脾气这么好,应该不会?”吕泊远同样压低声音回到。

“嗯…反正副队还在呢。”

然后他们就对着周泽楷下手了。

他们给周泽楷的呆毛绑了个蝴蝶结。

…所以我们不得不说轮回的队长脾气还真是很好的。

当转天周泽楷发现自己头上的蝴蝶结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枪王揉着惺忪的睡眼和队员打招呼,然后就看见蹲在地上或者躺在地上笑的死去活来的队友。

于是周泽楷就去照了照镜子。

哦…蝴蝶结。

于是周泽楷朝着杜明笑了一整天,怎么笑怎么有杀气。

后来结束了旅行之后,有次队里休息时间周泽楷发现队友们凑在一起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走进了一听发现他们居然有人录了自己上次唱白龙马的歌。

周泽楷眉毛跳了跳。

为什么总是我躺枪,枪王大大感叹。

周泽楷委屈,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再后来那天轮回全队都发现自家队长似乎凶残了许多。

其凶残程度看看累的要死的方明华就能看出来了。

他几乎是被队友喊了一天的方哥奶我。

明华委屈明华难过明华心里苦。明华又没欺负队长,但是真的快累死了啊啊啊啊。

对此周泽楷等着大眼睛真诚的表示自己是无辜的。

自己真的只是帮助队友练习而已。

Fin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