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油人

不是太太,是路边说书的。

皇上!御用医师跟着江湖郎中跑了!

方王的粮太少了所以只能自己写了!头一次写古风paro还求轻拍!

我大方王真的这么少人么!!!!

————————————————————————

(1)

方士谦见到王杰希的时候是在皇宫里的医药阁。

王杰希站在木质的药柜前,细细的查着一味味的草药。

阁里飘着淡淡的草药香气,像是三月下过雨后的草地,味道沁人心脾的很。

方士谦就站在药阁的门外,有些发愣的盯着王杰希。

红褐色巨大的药柜衬得穿着黑色官服王杰希身形有些单薄。

这是方士谦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平日里,他就是这样孤单的一个人整理药材的么?

方士谦随手将带进宫的药材放到了一旁的檀木桌上,快步走过去将王杰希拥在了怀里。

“来了?”方才就感觉到了这人的气息,还琢磨着怎么这么半天才过来。

“嗯,我刚才在门口站了会。”方士谦笑着吻了吻怀中王杰希的鬓角。

“怎么在门口站着?冻着了怎么办?”王杰希皱着眉低声询问。

“我好歹也算个习武之人,区区风寒又能耐我何?”方士谦垂眸轻笑。

“...那也不行。”沉吟了一会,王杰希转过身,盯着方士谦的眸子极认真的说到。

“好好好,听你的,以后我不这样了。”方士谦声音里透着宠溺,揽着王杰希坐在一旁的木椅上。

“近来可有好好休息?”方士谦借着药阁里有些昏暗的烛火,看到了王杰希眼底的淡青色。

“不必担心我。王杰希闭上眼睛摇摇头,整个人靠在方士谦的怀里,熟悉的气息让自己不自觉得放松想去依赖身前的人。

王杰希最近这几个月在培养不少太医院的新人,用王杰希自己的话来说培养好了自己也能轻松一点,所以已经连续有好几个月没见到方士谦了,心里甚是挂念,却因为公事繁忙无暇去多想,这次如若不是因为少了一味药材而碰巧只有自己的私宅里有,怕是还要好久也见不到。

方士谦有些心疼的低头浅浅的吻了吻王杰希阖上眼眸。

“年轻人也要让他们自己历练历练,你不必这么事事周到。”方士谦小声嘟囔

“我们都好久没有见面了。”

王杰希躺在方士谦的怀里轻轻的笑。

“再过几天就回去。”

“你休息一会?我去帮你整理那些药材吧。”方士谦撑起怀中的王杰希。

“好…”被方士谦的气息包围久了,王杰希竟也有了些倦意。

于是方士谦从善如流的抱着王杰希到偏殿小憩,出门前不忘帮王杰希掖好被角,俯身蜻蜓点水般吻了吻王杰希的唇。

“好好休息,杰希。”

方士谦虽说是个习武之人,但医术却也高明的不得了,江湖人称治疗之神,只可惜在名声极盛之时隐居山林不再出现于世人眼前。

有人为了寻他甚至跑去了天下最大的情报楼——兴欣楼,却被阁主叼着烟袋唇畔含笑以一句“治疗之神也算个神不是,神的踪迹岂是我们这些凡人所能得知的?”堵了回来。

其实就是王杰希和方士谦轮流关照过了兴欣不要透露出方士谦的去处。

极少一部人还是知道方士谦到底身在何方的。

其实王杰希最初也是武艺极强之人,只是后来因为家族纷争被废去一身武功,方士谦就是在王杰希武功尽失的时候与他相识的。

这件事说起来还是要感谢兴欣阁那个心脏的阁主,若不是那日叶修带着人上门找到方士谦,兴许现在他们也遇不上。

后来当他们在一起之后方士谦再问及此事,王杰希神色淡漠,音色冷清:“如若不是那时废去一身武功,哪里来的现在的悬壶济世?”

但王杰希的身体也因为废去武功而虚弱不少,这人平素又习惯了强撑,旁的人也看不出什么,只当他是公事繁忙身体疲累。

思及此方士谦轻叹口气,朝着药阁走去。

前脚还未踏进药阁的门,便听见身后有人叫住了自己。

方士谦回身,有人抱着医书站在他身后远处。眉眼间洋溢着少年人的张扬。

然后他听见那少年开口。

“请问您是…师夫?”

Tbc

gacha点我

暗搓搓的上来更个新。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