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油人

不是太太,是路边说书的。

皇上!御用医师跟着江湖郎中跑了!【2】

【2】

方士谦被这个诡异的称呼吓了一跳。

心说这么丧心病狂的称呼肯定不是王杰希起的。

但还是面不改色的应了下来,转过身正视身后的少年。

那少年眉清目秀,抿着嘴唇,看起来有些腼腆的样子却一张口说出了一个让方士谦目瞪口呆的称呼。

现在的小年轻啊…。

方士谦一脸的寒夜飘雨。

于是他开口问面前的少年谁让你这么叫的?

少年笑笑,又说出一个让方士谦吃惊的名字。

兴欣楼主,叶修。

方士谦暗自呸了一声眼前浮现了叶修那张叼着烟袋的嘲讽脸。

啧…。

最近太久没光顾兴欣看来是不行了。

方士谦又询问了少年的名字以及来做什么

少年老老实实的回答说自己叫袁柏清来太医院找王医师拿几味药材。

方士谦说哦,那你随我进来。

末了想起什么似的又补了一句以后别再叫师夫了。

说罢转身进了药阁。

跟在方士谦身后的袁柏清愣了一下,忙点头称是。

许是不喜欢被这样叫罢。袁柏清暗自想着,随着方士谦进了药阁。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方士谦包好了药材递给了袁柏清,又嘱咐了几句才放他离开。

方士谦站在药阁的木案旁边,拿起王杰希平日整理的药方,对着身后的柜子细细整理,又调了调方子里的药材使之更加妥当,整理一份新药方放在了王杰希那旧的方子旁边。

待到方士谦全部收拾好这一切已是黄昏日暮之时。

方士谦看了看渐黑的天色,缓步走回偏殿。

轻手轻脚的推开门,方士谦见王杰希还在熟睡,心说杰希定是累了不然也不会睡了这么久。

方士谦坐在床边,看着睡熟的王杰希忍不住俯身吻了吻。

王杰希年少时经历过太多太多的变数。

整个家族的乃至他自己的。

以至于现在的王杰希极度缺乏安全感。只要自己不在他身旁,他便睡不安稳。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把自己蜷成一团缩在被褥里,眉头紧缩,一眼便知他睡得不好

方士谦觉得心口生疼。

如果自己当年在他身边就不会让他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纵使这些年自己用尽办法也没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方士谦轻叹一口气,褪去白色的袍子躺在王杰希的身边,掀开被子的一角钻进去小心翼翼的将王杰希纳进怀里,抚平他紧皱的眉头,柔声安慰。

“我在,杰希不要怕。”

窗外月色正浓,窗内榻上的人相拥而眠,一夜无话。

转天一大早王杰希是被饿醒的。

朦朦胧胧的还未睁开眼便被人吻住了唇。

王杰希被吻的七荤八素才反应过来自己躺在方士谦怀里,挣扎着想动一动却发现被人箍在怀里死死的,方士谦的手就搭在王杰希的腰上,让王杰希有些动弹不得。

“杰希,晨安”

方士谦唇畔含着笑,眯着眼睛看着刚刚睡醒的王杰希。

可爱的要命。

“晨安…,士谦”

王杰希把头埋在方士谦怀里。

他已经很久没有在这个怀抱里如此踏实的睡上一觉了,周身都是令人心安的气息,让他不禁有些怀念。

似是感觉到了什么,方士谦吻了吻王杰希的额头,问杰希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王杰希点头,紧紧的抱了一下方士谦后松开手让他起身穿衣。

自己也收拾着起来。

方士谦也算得上是厨艺精湛,借着太医院那小小的厨房也能做出一顿丰富的早饭。

两个人坐在花梨木的椅子上浓情蜜意的吃着早饭。

方士谦忍不住抬头仔细端详王杰希的脸。

嗯,果然休息了一夜之后气色好了很多。

方士谦稍稍心安,眼角眉梢都带了笑。

“士谦,我可能要拜托你帮我一件事。”

他正低头吃着饭,听见王杰希喊他便抬起头盯着王杰希

“什么事?”

王杰希眨眨眼睛说等会你就知道了。

方士谦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没有继续问下去。

二人吃过早饭之后一起收拾了碗筷,王杰希说自己该回药阁了,方士谦却揽着王杰希不让他离开。

他说杰希我昨天都帮你弄完了你就再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语气来带了点儿撒娇的味道。

王杰希无奈,回答方士谦的是一个绵长的吻。

方士谦也只好放手。

临行前又是搂着王杰希亲了好一会儿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王杰希送了方士谦离开后回到了药阁,发现方士谦真的把他该做的都完成了,还不忘帮自己调了调方子。

谢谢你了,士谦。

正当王杰希揣摩着方士谦给他的新药方的时候,药阁门外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王杰希放下手中的方子说请进。

来人是袁柏清。

王杰希疑惑,问柏清有什么事?

袁柏清回答说自己对医书上的问题有些不明白,刚刚过来取了几味药材还是不能理解通透,于是就来请教王医师。

王杰希说好,那你过来。

接下里的半日里王杰希用了相当长的时间来给袁柏清进行讲解,末了嘱咐袁柏清说让他也一并告诉高英杰。

袁柏清点头应下,收拾好医书准备离开。

王杰希想起什么似的问柏清你昨天见到他了?

袁柏清不傻,自是想到了王医师口中所指的“他”是谁。

于是袁柏清点点头说是,自己见到了。

然后他就听到王杰希说了一句让他吃惊不已的话。

“你以后跟他学医术怎么样?”

袁柏清心想能与王杰希并驾齐驱之人医术定是不差,且王杰希又曾这么说过,问题应该不大。

但袁柏清还是开口:“王医师,这样妥当吗?”

王杰希笑了说有什么不妥当的,你若是随着他学医术对你自己也有好处。

袁柏清连忙点头。

王杰希说那柏清你现在去追吧他应该还没有出宫门。

于是袁柏清再三道了谢之后冲出药阁,还不忘托人把医书交给高英杰。

那厢方士谦正慢慢悠悠的走在去往宫门的路上,隔着老远又被人从身后叫住,方士谦一回头发现叫住自己的是昨天那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心生疑惑。

“你来找我有事吗?”

方士谦看着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袁柏清也没急着继续朝前走,等到袁柏清喘匀了气复又问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王医师说让我跟着你学医术。”

方士谦心下了然这就是方才吃饭时王杰希所说之事。

于是方士谦点点头说那你就跟着我走吧。

他心想一来能给杰希减少些负担,二来自己平日里也算多个帮手,虽然自己并没有许多必须去做的事情。

况且他细细看了看眼前少年人的身形。

资质也不差,和当年的自己相差无几。

然后他领着袁柏清出了宫门,转身对着袁柏清说。

既然你要拜我为师便一直跟着我就好。

不过现在嘛。

首先要跟着为师去一个地方。

袁柏清有些拘谨问什么地方?

方士谦嘴角微微上扬。

兴欣啊。

袁柏清说哦。师父我们去兴欣做什么?

这时的袁柏清还是把方士谦想的太过善良,于是他就被方士谦的回答震惊了一下。

“去兴欣给叶修下泻药。”

袁柏清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兴欣啊,那可是天下第一大情报楼。

自己眼前的这人说去就去,而且还是去给叶修下泻药…

叶修是谁?当朝皇帝的亲哥哥,曾被整个武林成为斗神的人啊。

这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说话间方士谦已经运气轻功走出很远,袁柏清回过神连忙跟上。

当然后来他们真的去兴欣下了泻药,叶修自然是上吐下泻了一整天。

询问了楼中小二才知是方士谦来过。

叶修心说也是这普天下除了方士谦下药我可能察觉不到之外不会再有第二个。

然后小二又递给了叶修一张纸,说是那人临走前留下的字条,务必转交给叶修。

叶修展开纸一看,一张素纸上面留着几个飘逸的大字。

让你不教年轻人点儿好。

叶修云淡风轻的把纸又塞给了小二,那小二一脸茫然不知自己当家是什么意思。

然后他就听到叶修说。

留着当厕纸用吧这纸还是不错的。

当然等日后这方士谦遇上叶修两个人你来我往一场嘴架这就是后话了。

Tbc

下泻药的故事就这么到这儿啦,主要是想展现一下方神的苏力x,结果就写了这么多x

gacha点我
趁着哏都歇雾霾假上来更新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