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油人

不是太太,是路边说书的。

【双花】你没听说过蝴蝶成精吗?

#玩了一个半月的狐安终于要开始填坑#

#梗是早上起来跟临倾聊天的时候无意间说起来的#

#一个写手的复健,三流爱情故事,不喜勿喷#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孙哲平家里,世代都是卖药治病的郎中,很小的时候孙哲平就随着父母上山去采药。

但现在父母年事已高,采药的重担落在了孙哲平肩上。
孙哲平眉眼间都随他的父母,面容甚是俊朗,很是讨年龄一般大的姑娘们喜欢。
孙家爹娘也琢磨着这唯一的儿子找个好姑娘,好在二老百年之后照顾他。
孙哲平对这件事却一脸的无所谓,每次母亲提起来都会劝一番母亲说自己还年轻,还没有打拼一番事业,不想这么早被家庭缚住手脚。
孙家母亲只好作罢,但仍有不少女儿家的长辈不辞辛苦来到孙哲平家里,想着给自己家的女儿说门好人家。
时间一长孙哲平便有些不耐烦,干脆就整天上山采药,避开这些长辈们,落个清闲自在。
上山采药的时候孙哲平偶尔会在树下河边的找个地方休息,这春天一到万物复苏,时不时也会有这么一两只蝴蝶蜻蜓从眼前飞过,每次看到,孙哲平总会觉着山上的生活,真是惬意万分。
但近日孙哲平发现了一件古怪的事情,在他休息的那棵老榕树下,已经连着三日看见同一只蝴蝶盘旋在树下的花上了。
是的,同一只。
孙哲平虽是个采药郎,但自小被父母练起来记忆力也是超过常人的好。
他决定今天再去那树下看看。
果不其然又看到了那只蝴蝶,孙哲平走到那榕树下,靠着树干小憩,没过多久蝴蝶就飞落在他的手上。
孙哲平把手凑到眼前,盯了一会儿,带着点笑意开口。
“你还挺好看的。”
“那是,好歹也是个正在修炼的蝴蝶仙,能不好看吗?”
孙哲平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抬起头往四处看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人,蝴蝶却不再停在他手上,而是飞到他眼前。
“我我我,是我,我在说话。”
孙哲平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这蝴蝶三秒钟,接受了这个事实。
是这只蝴蝶,说了人话。
“你可别这么大惊小怪的,这个年头有点修行不是很正常吗。只不过我修炼的比较好,能说话罢了。”
蝴蝶扇了扇翅膀,落在孙哲平的肩头。
“我看你来这树下连着来了很多天了,今儿想吓吓你,还真给我吓到了。”
蝴蝶飞起来绕着孙哲平的头转了两圈,又落回来。
“人类,你说话啊?”
“你就不怕我捏死你?”
孙哲平开口。
“你要捏死我早捏死了,还会说出来?更何况,你也不一定能抓得到我。”
蝴蝶动了动翅膀表示不在意。
孙哲平伸手作势要把他捏起来,小蝴蝶扑闪着翅膀一眨眼飞出去很远。
“好啊你个人类,你会遭报应的!!”
隔着很远,蝴蝶的声音依然传到了孙哲平的耳朵里,闻言孙哲平笑了笑
心说你一才成精扑棱蛾子能给我什么报应。
接下来的日子里孙哲平采药的时候常常能碰到这只会说话的蝴蝶,一人一蝶配合的倒也挺好,小蝴蝶会引着孙哲平来到山里一些很隐秘的药草地,有时也会领着他看看山里的风景。
“哎我总人类人类的叫你也不行吧,我听说你们都是有名字的,你叫什么啊?”
“孙哲平”
“噢。”
“小孙子往这边走来来来。”
孙哲平扫了蝴蝶一眼。
“孙大哥孙大哥往这边走……”
孙哲平跟着蝴蝶,一路上聊得十分畅快。
“你问了我叫什么,我还没问你呢。”
“你叫什么名字?”
“你是问人类名字吗?”
“我叫张佳乐。”
孙哲平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么一说你还有不是人类的名字?”
“有啊,当然有,不过这个不能说,说了是会遭雷劈的。”
“为什么?”
“不知道,我爹娘是这么告诉我的。”
“真奇怪。”
……
孙哲平身为一个采药郎,不说效仿神农尝遍百草,但受点伤中点毒什么的也是常事儿,一般来说他都是撑着回了家找药吃了睡觉,现在身边跟了个会说话的蝴蝶,受伤中毒的事儿发生的也倒是少了不少。
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孙哲平采着草药的时候不小心被旁边带着毒性的草划伤了手。
“啧,这毒蔓延的还挺快。”
“你这不是废话,山里的草药哪有毒性不强的?”
“跟我来,我记着有味草药解这个毒。”
张佳乐扇着着翅膀把孙哲平领到另一片草地,孙哲平的手掌已经变成了青紫色,张佳乐叹了口气,点了点脚下的小白花。
“就这个花,以你现在的情况,摘一朵嚼碎了敷在伤口上,一会儿就好了。”
孙哲平照做,伤口敷上草药之后很快就愈合了。
“这花什么花啊,这么灵。”
“我们家族从前有个成了仙的人,后来说要回报这座山,还有这山下的人,怕他们受伤,在这里种下一片草药解百毒,以防不测。”
“真的假的?那这花我能采回去吗?”
“你想得美,那位仙人就是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下了个咒,这花不能带出这座山,否则就会自行燃烧到消失,而且,这花十年才开一朵,你知足吧。”
孙哲平点点头,道了声谢,一人一蝶继续在山里晃着,见到好的草药张佳乐便会嘱咐孙哲平摘下带回去。
可惜好景不长,蝴蝶命短,而对于这种在修行的蝴蝶,每一次感到自己寿命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会变得格外虚弱,所以都会选择找个有灵性的地方待个几天,熬过这一劫。
可好巧不巧,张佳乐这次寿命到了尽头的日子和他将要渡雷劫的日子,重叠了。
张佳乐觉得,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不能怂。
这天下着大雨,孙哲平琢磨着这种天气是不可能上山了,那小蝴蝶也不知道去哪避着雨,但他好歹是个在修炼的蝴蝶,总不会傻到在外面淋着。
孙哲平这么想着,回到屋里研究草药了。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依旧阴云密布,雷声隆隆作响。
孙哲平关紧了家里的门窗,有些担忧的看着山的方向。
那蝴蝶没事儿吧?
殊不知此时的张佳乐正在艰难的渡着劫。
27道天雷。道道致命。
而他现在又如此虚弱。
恐怕是,难逃这一劫。
狂风大作着,他在风雨里扇着翅膀四处躲着从天而降的雷。
已经过去了二十五道,还有两道,马上,马上就结束了。
此时他已疲惫到极点,急速的飞行让他有些力不从心,他想飞到那老榕树下躲过最后一道天雷。
还差一点,最后一点。
猛然间他听到有人在喊他。
是孙哲平的声音。
山里的这一片区域,是他渡劫的地方,如若有人擅自闯进,会遭到上天的惩罚。
“他怎么来了…”
“啧…”
眼看着那道惩罚的雷就要落在孙哲平身上,张佳乐咬咬牙,用他平生最快的速度飞到了孙哲平身前给他挡了这一下。
下一秒,雷声就停止了。
最后一道天雷,结束了。
张佳乐没有力气再扇着他的翅膀飞起来,飘飘悠悠地往下坠。
“小孙子…接着爷来,还不跪下谢恩,我可是豁出一条命给你挡了一下。”
孙哲平举着伞伸手把他接在掌心里,少见的没有和他打嘴仗。
“你何必?”
“挨着一下老疼了,你那小身板受不起的。”
孙哲平盯着他一言不发。
“别看我了,让我歇会儿,累死了。”
然后他慢慢地,慢慢地把眼睛闭上了,从翅膀开始,渐渐消失。
孙哲平看着掌心的蝴蝶,怎么也走不动。
待到完全消失,也站在原地站了许久。
最后他是怎样回到的家,他已经忘了。
只记得一句话。
“孙哲平,假若有来世,你可别再跟个木头似得了,还有,看着点草药,再给毒着了,可就没人管你了。”
“下辈子我一定投个好人家,要和你在一起。”
孙哲平点点头,笑着说。
“好啊。”




“你叫什么名字?”

“你是问人类的名字吗?”

“我叫张佳乐。”

#感谢临倾小天使的修改和查错字#

#我对象说是因为我谈恋爱谈傻了才写不好的,不是很服气#

 @-临倾 给你的双花粮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