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油人

不是太太,是路边说书的。

退役谷主的幸福生活

#主双花,古风paro,内有方王修伞就不打tag了#

张佳乐不做谷主之后便跟着孙哲平满天下乱跑。

闲来无事去东海打个怪,到江北除个恶,二人满天下乱跑惩恶扬善,日子清闲自在,倒也算合了孙张二人的心思。

不过跑的久了总是会累,最后二人还是在孙哲平的老家定了居。

孙家财大气粗,宅子就好几座,城内的郊外的。

孙哲平领着张佳乐把几个宅子在的地方都走了一遭,张佳乐喜欢哪个便住哪个。

逛的眼花缭乱的张佳乐最终还是选了套郊外较清净的宅子。

“这儿空气好,林子也多,晚上看星星肯定方便。"张佳乐如此说道。

你喜欢就行。孙哲平表示不在意。有你在,我住哪都一样。

这宅子位于京城的郊外,怎么说也是天子脚下,每日络绎不绝的人来来往往,也别有一番热闹的风情。

城内可就热闹多了。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中草堂便位于此地,且京城叶家,更是出了叶大公子这样的武林第一人。

孙张二人刚在这宅子里住了没多久,就接到了叶修的飞鸽传书。

说是他那个不争气的弟弟,叶家二公子经商遇到了些麻烦,自己远在杭州有事在身多有不便,请孙哲平前去助他一臂之力。

这叶修说话自然是不会如此客气,张佳乐每每忆起此事都要痛斥一番,明明在杭州就是个大闲人跟苏沐秋你亲我一口我吻你你一下的,上次见面就莫名其妙被秀了一脸,苏沐秋更是没事儿跟着他就出来捣个乱,有个鬼的事在身。

既是老友找自己来帮忙,孙哲平断然不会拒绝,更何况叶修的人情,那是得让他欠着,总有一日能用得上。

事不宜迟,孙哲平嘱咐了张佳乐照顾好自己便动身前往叶家二公子在的地方。

这一去可就是好几天。

张佳乐嘴上虽不说什么,但心里总归是念着孙哲平的,两人这些年从未分开过很久,这隔上三五天不见面,还是头一次。

想来想去张佳乐无比郁闷,却也不好说什么。

于是他挑了个月朗星稀的晚上跳到屋顶上喝酒。一个人,一坛酒,天上高悬着一轮明月。

怎么看怎么透着股孤寂悲凉的味道。

加之张佳乐本就身形单薄,这么一看,更是添了几分忧郁。

就在张佳乐对着月亮孤身一人喝着酒的时候,朦朦胧胧之间看到从月亮中心处飞来一白袍

散着头发的男子。

张佳乐琢磨。

这夜深人静的,谁啊,不会是鬼吧。

这么一想吓的张佳乐一个激灵清醒了不少。

忙凝神看着远方来的人。

哦,熟人。

凌波微步来的乃是当代药神方士谦,微草堂出身,两人成名时间相差不多,与张佳乐算是旧识。

且这药神方士谦与那微草堂堂主王杰希乃是羡煞旁人的一对神仙眷侣。

所以张佳乐很是纳闷。

这大半夜的方士谦不跟王杰希睡觉跑我这儿来干什么?

左思右想之间方士谦已飞到了张佳乐身边,啥也没说捞起酒坛就开始灌。

张佳乐一脸懵逼。

“方士谦,你大半夜的不跟你们家大眼儿睡觉跑我这来干什么。”

方士谦灌下一口酒朝他摆手。

“你可别说了,我是被杰希赶出来的。”

张佳乐咂舌,王杰希好歹也是武林公子榜上前三之一,怎么就把自个儿的人半夜赶出来。

“你惹着他了?”张佳乐抢过酒坛子,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少了一半的酒。

“没有!我前两天调了个新的药,今日下午的时候给他用了后晚上他说什么也不给我进门,我进去之后就被踹出来了,你知道的,我武功又没他好。”

方士谦一脸苦大仇深。

“你我二人多年未见,这才一见面你就因为这档子风流事儿给大眼儿踹出来了,啧啧啧。”

张佳乐蹲在方士谦旁边,一脸的幸灾乐祸。

“去去去,你边儿呆着去,孙哲平不是也不在吗,你比我好哪儿了?”

方士谦伸手抢张佳乐的酒坛子,又灌了一口。

张佳乐一听这个浑身又笼上了一层忧郁的气息,二人背后明月高悬,蹲在房顶上,仿佛难兄难弟。

不消多时,坛里的酒已是见底。

“哎,你等会儿啊,我下去再拿坛酒。”

方士谦挥挥手表示你快去拿我等你。

结果当张佳乐再回到屋顶上时,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般场景。

他看到了来寻方士谦的王杰希。

他看到了把王杰希抱在怀里的方士谦。

他看到了吻在一起的王杰希和方士谦。

是的,吻在一起。

还是热吻。

张佳乐的内心仿佛一千个叶修和苏沐秋狂奔而过。

他觉得,今晚的月亮,真亮。

方士谦,枉我把你当兄弟。

愤愤不平的张佳乐放下酒壶。

捡起脚旁的石子。

瞄准,一,二,三,走你。

精准的砸在方士谦身上。

不过人此时正吻得忘我,别说砸一下,砸十下都不一定有反应。

于是他一脸郁闷的撇下屋顶的俩人回屋睡觉了。

方士谦自是乐得王杰希把他寻回去,一脸杰希你真好的跟着王杰希回去了。

 

完全忘了有张佳乐的存在。

屋里的张佳乐咬被角。

大孙…你在哪…咱家进了俩妖精啊…

不过好在上天待张佳乐不薄,翌日晌午孙哲平便一身风尘的赶了回来。

刚一进门就被张佳乐扑个满怀。

张佳乐挂在孙哲平身上说什么也不肯下来。

几日没见,孙哲平想着张佳乐也是想的紧,爱人如此扑在自己身上再不做点什么那还是不是男人了。

连抱带吻的两个人到了榻上,张佳乐已是衣衫半退,跨坐在孙哲平身上满面潮红。

孙哲平挥手解了帐子,翻个身把张佳乐压在身下。

不多时便传来二人低喘的声响。

路过二人卧房的家仆感叹着:今天主子们的感情,真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给临倾的小甜饼,谢谢给我的礼物,薄荷糖很好吃#

#被秀了一脸的乐乐的内心:方士谦!操你妈!听到没!操你妈!.jpg#

评论(2)

热度(14)